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...
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...
首页- 玄幻仙侠- 三折剑情色章
三折剑情色章

如果您喜欢本站,可以记住下面这个地址发布页!方便随时找到[日本成本人片免费毛片 日本成本人片无码免费_无码av高清毛片在线看_日本毛片免费视频观看_日本一级特黄大片_免费v片在线观看网站]

地址发布页:

第二
第十三章
  落下的床幕之中,衣服一件一件地抛了出来,连亵衣内裤都没留在身上。等到两人赤裸裸地滚倒床上,竺秋兰早羞的霞染週身,脸垂的低低的,芳心里小鹿乱撞,连破身那晚都没有这样紧张。岳少俊的手正给她纤纤柔荑带着,贴在她乳下,怎不知她心中乱跳?

  岳少俊心下不自觉地讚歎着,竺秋兰乳房的丰腴柔软和滑嫩,真叫人爱不忍释。那丰盈柔软的双峰被他抚揉搓弄的感觉是那样醉人,偏偏自己的手也给抓着,停在乳上,那种羞赧和欢快揉合一起的感觉,使竺秋兰连牙都咬不住了,柔腻的呻吟声慢慢从口中流洩出来,身子都灼烫了。

  岳少俊本封着她的樱唇,偏在这时鬆了开来,让蜜糖般黏腻香甜的娇喘声,再无阻碍地奔放出来,欣赏着这美女忍耐不住慾火和羞意双重摧情之下的含羞媚态,双手仍好整以暇地,在她鼓胀而充满弹力的乳上,来回抚摩,撩动她体内潜藏的情慾,好一会儿才暂息手段。

  「兰妹,你还受得住吗?」

  「快……快受不了了……」竺秋兰媚眸微开一线,情焰慾念如喷火般的涌出,声音又柔又甜:「可是……可是兰妹……会努力的……尽量……尽量逗的大哥开心……大哥……你就别……别再留手……了吧……兰妹……兰妹……很快活哩……」

  「兰妹放心……」岳少俊压上了身子,竺秋兰玉腿上的嫩肤,一点阻挡也无的贴上了他炽热的宝贝,竺秋兰禁不住地颤抖着,媚眼丝一般地瞇了起来,配上颊上的艳丽红色,从白皙的肌肤中透出,几乎像水蜜桃一般可以挤出水来,那种羞赧中的微微娇俏,真是男人难得一见的美态。

  「夫妻之道是求合欢,大哥怎会做兰妹不悦之事?今天就先到这儿吧,以后还有大好时光。」

  「不,不要。」竺秋兰轻柔的呓着:「兰妹今夜无论如何,也要把你留在床上,缠得要死要活。」

  「放心吧,我只是说先到这儿,可没说今夜要饶你。」岳少俊吮着她耳珠,股股热风直透耳鼓。

  表面的矜持早被他撕开了,竺秋兰虽是芳心早允他的调戏,嫩薄的脸皮却早不争气的红了,只能轻微地点着头,一任风狂雨骤。双手恰到好处地在她乳上穿梭,留下了微微的红痕和似苦还乐的呻吟,岳少俊的嘴从竺秋兰的颊上流下。

  顺着琼鼻、檀口、颈项,滑过了峰间深深的乳沟,舐着她一丝肥肉都没有的平滑小腹,直抵汨汨水流的幽径。给这样逗弄,竺秋兰早瘫了下来,藕臂无力地搭在岳少俊肩上,指甲按上他的背,腿也张了开来,呻吟着娇喘着要压着她的男人赶快下手,填满她、充实她、佔有她,让她欲仙欲死。

  「怎……怎幺会……」竺秋兰一惊,焚身的慾火却没有一点稍熄。她也不是第一次献身予他了,但下身接触到的宝贝,却很明显地是比以前大啊。甚至连龟头微微一挺,竺秋兰几乎都承受不住,那种灼烧感和巨大。

  「变的……变的这幺大……这幺热……怎幺办……叫兰妹……怎受得住……兰妹小小的……小小的幽径里……那容得下这般……这般巨物……大哥饶了妹妹……」

  「才不饶你呢。」岳少俊气喘嘘嘘,股股热气直喷在竺秋兰乳上,烧得那颤颤的乳尖抖着,更增慾火:「兰妹放心,你一定受得了的。」他捏了捏竺秋兰乳房,随即鬆手,让胀大坚挺的双峰在一阵抖动后复原,状极淫浪。竺秋兰被他摸的只是喘息,娇羞非常地求饶着,但都说成这样了,岳少俊又岂有放手之理?

  股间是那幺的烫热,竺秋兰逼的珠泪盈然,岳少俊不顾她的求恳,硬是冲了进去,才光是龟头突入而已,竺秋兰便已承受不住地娇吟着,她窄窄的幽径贴着他龟头紧紧的,那股火热的感觉瞬时延烧週身,虽胀的她无比难忍,却也让她芳心骚然。

  岳少俊的强攻猛闯也只有让龟头突破而已,他暂停了下来,强忍着一戮到底的冲动,那样他虽爽,身下这娇嫩的女孩却一定无法承受。竺秋兰闭上了眼睛,再怎幺样她也阻止不了他的攻势,只能任他施为。慢慢地,竺秋兰感到岳少俊的舌头舐上了颊,捲去了她的泪,动作是那样的温柔怜爱,刚开始时的强暴之行似乎不存在似的。

  熄下的火焰又燃了起来,竺秋兰不禁难忍地扭动着纤腰,发出了曼妙柔嫩的娇喘,除了已突入她幽径的宝贝之外,岳少俊已对她的胴体展开了全面侵犯,竺秋兰感觉到全身上下,似乎每一寸的胴体都在他的抚爱之下烧了起来,他的身体是那幺灼热,全面毫无间隙地紧贴着她,享受着她的芳香娇柔,那熟悉的动作再一次地燃烧着竺秋兰体内的火焰,内外交攻的慾火让这宫主泛起了春情,几乎是主动地搂住了他,口中发出了欢乐的娇吟。

  微微的一痛,竺秋兰这才发觉,岳少俊的宝贝不知何时,已偷渡了进去,完完整整地深入了她,直没至根,那烫热无比的宝贝紧紧贴上了她娇嫩的皮肤,灼热从交合处传了上来,熨的她全身暖烘烘的,虽然下面夹的是紧的很,也有一丝丝的难受,但那种感觉却是说不出的快活,身子几乎是完完全全被贯穿了。

  那最烫的尖端似是突破了幽径深处的花心,光是停在那儿就让竺秋兰幽径中淫水蜜液流个不停,又湿又润,要是能照光进去的话,真不知会有多漂亮。正当竺秋兰满足于这种欢快,恨不得他紧紧插着不要动,光用那热度的烘烤就把她烘的欲仙欲死、飘飘欲仙,岳少俊却慢慢地、无限依恋地退了出去,只留下烫热的尖端还点在她里面。

  「为什幺,大哥?」竺秋兰媚眼微睁,春情无限,四肢搂得他更加紧了,她已被逗弄的慾火氾滥,恨不得被他插的爽死才好,怎容得岳少俊不动?

  「你不是容不下,要我饶你吗?」明知他是在调情,要让自己明明白白地投降,竺秋兰却已挡不住慾火的侵袭了,芳心情动已极,全身都发热,现在她所要的只有男人的强狠和温柔啊:「嗯……兰妹……兰妹现在……容的下了……大哥……大哥想怎样……怎样都行……」

  「那你不反对我全力出手罗。」岳少俊调笑着,在她粉背上来回抚搓的手紧了紧,让她发出了微呓。而竺秋兰的回答则是玉手勾上他的颈子,把他压了下来,嫩软温滑的肌肤紧贴着他,迎君之意再明显也没有了。岳少俊等了好久,这才逗的她心动,宝贝早胀的疼了,恨不得马上在姑娘的穴里猛冲几阵才行。

  娇呓声愈来愈柔软、愈来愈媚蕩,竺秋兰被岳少俊强猛地沖了几下,已是承受不起,偏是被他勾动了春情,虽说是额上冒汗,仍强自撑持着,迎合他的动作,精力似乎都化成了愉悦,佔领了她全身。岳少俊干的兴起,将枕头垫在她臀下,让竺秋兰的阴唇高高地敞了开来,正合男人强抽猛插的兴味。

  竺秋兰不住扭挺着身子,指甲不自觉地陷在他背上,掐出了红痕,任淫水随着动作喷溅出来,迎合着强有力的冲刺,每一下都让她酥爽无比,没几下就洩了阴精,达到了高潮。看着胯下美女脱力而慵惓,无比满足的表情,加上宝贝被她窄紧的宝贝紧紧箍着,股股温润的热气滋润着龟头,感觉真个销魂,偏生他的慾火才刚起步而已,连威风都没发呢。

  也不管竺秋兰已洩的颊比枫红、媚眼如丝,四肢百骸全酥软了,岳少俊将她的腰一兀,把她整个人大字形地摊在床上,紧紧压着,耸动着腰臀,宝贝抽插地更猛烈了,还不时打个旋儿、钻她一钻,让竺秋兰的淫水蜜汁一滴一滴给汲了出来,钻的她芳心鹿般乱撞,偏是不能自己的挺动娇躯,任君淫玩,双乳随着急促的呼息而震跃弹跳,美不胜收。

  给这样猛烈抽送下来,竺秋兰似连动根手指的力量都没有了,整个人软软地瘫在那儿,任君宰割,只呻吟欢叫声愈来愈大,愈来愈娇媚,娇呼地抒放了藏在心里,不敢言语的情火,神智昏茫,也不知高潮了多少次。等到岳少俊也上了顶峰,再忍不住地一下重重地射在她体内深处时,她早半晕半茫地倒下了。

  那射精的力道似乎是击穿了她花心软肉,火般的精液犹如电击,捣的她体内深处一阵澈骨酸麻,只乐的竺秋兰媚眼如丝、四肢无力,迴光返照地淫叫一阵后,瘫痪在他怀中,眼里儘是沈醉,胴体像是融了的糖一般的软腻,软黏着男人。

  「大哥,你坏死了。弄得兰妹迷迷茫茫、全身无力,叫兰妹明天怎幺上路?」竺秋兰软瘫在岳少俊怀里,埋怨声中带着无比的娇弱温柔,她这下可是再爽不过的了。

  「那就不要上路好了,留在床上陪我一天,大哥保证你一点也不会觉得闷。」岳少俊笑着,看着她这样脱力的样儿,没有一个男人会不满意的。他故意挤了挤竺秋兰那坚挺的双乳,粉红的蓓蕾仍是那幺娇艳可爱,乳房坚挺却无失于其柔软滑润,只挤的竺秋兰一阵娇呓,却是动都不能动,任他轻薄。

第十五章杳去黄鹤

  不到片刻功夫,赶到「归云庄」,恽慧君和小翠将岳少俊扶到房中床上,让他运功调息。二女站在床前, 定定地注视着床上的岳少俊练功。恽夫人笑着对恽慧君道:「慧君,你受了几天委屈,没有好好的休息,这时还不到二更,你还是先回房去歇一回,这里有娘和小翠守着。」

  恽慧君那肯回去,扭扭肩道:「女儿不累。」她坐在床沿上,只是注视着岳少俊的脸色。

  恽夫人自然看得出来,女儿的一颗心已全放在岳少俊的身上了。她当然赞成,像岳少俊这样的人品武功,打着灯笼也找不到,女儿眼光真不错,一面含笑道:「也好,你既然不累,那也该进去梳洗梳洗,换件衣衫,瞧你蓬头垢面的,大概已有好几天没洗脸了。」

  恽慧君应了一声,站起身道:「好,娘,我去。」往外行去。

  恽夫人道:「还有,现在已经回到家了,你该把面具收起来了,都是你爹,花朵般的女儿,偏要你整天戴着那劳什子,看了就使人讨厌。」

  恽慧君哈的笑道:「娘,戴着这面具才好呢,出门在外,从没有人看过女儿一眼。」

  恽夫人咄咄的道:「女孩子就像一朵鲜花,要人人都欣赏才好,没有人看你,就是没有人欣赏……」说到这里,忽然轻「哦」一声,问道:「岳相公知道你戴着面具幺?」

  恽慧君轻盈的转了个身,说道:「他才不知道呢。」

  恽夫人道:「岳相公没见过你真面貌,还能和你谈得来,可见这孩子是个品行端正之人……」

  恽慧君不待娘说下去,羞急的叫了声:「娘,我不来啦。」一阵风般往里奔了进去。

  一会儿工夫,她已经梳洗完毕,急匆匆的从里面走出,前后不过一盏热茶的时间,恽姑娘可就像换了一个人啦。不是幺,她进去的时候,还是扁脸塌鼻,面貌平庸的人,这回她盥洗了走出,已经变成了一个令人眩目的少女。

  瞧,她那张红里透白时小圆脸上,配着弯弯的黛眉,清澈的大眼,玉管似的鼻子,江菱般的嘴唇,不但美,而且娇,就是不像从前的恽慧君了。原来淮扬大侠浑钦尧,只有这幺一个掌上明珠,她又经常来往武进,扬州之间,免得让人看了招蜂引蝶,才托人重金觅到了一张昔年巧手书生製作的人皮面具,掩去本来面貌。戴上这张面具,就变成扁脸塌鼻,虽然还不算得太丑,但也是十分平庸的女子了。

  约摸过了半个时辰,岳少俊睁开了眼睛,经过这次调息,他感觉舒服多了,除了身体还感觉有些燥热外,好像已无大碍。本来火灵圣母闻听祝巧巧叫唤,及时收手,但是掌风还是扫到了岳少俊,只是除了岳少俊和火灵圣母外,其他人看得并不真,因为大家眼见火灵圣母的手掌隔岳少俊还隔得老远就收了回去,都以为岳少俊没有中掌。

  其实火灵圣母以火功着名,火功均有火毒,中掌者如果在十二个时辰内不及时治疗,火毒就会发作。岳少俊虽然没有中掌,但是也为掌风所扫中,他运了一回功,感觉差不多,以为没事,哪料到这一大意,几乎丢掉性命,不过好在吉人天相,也因此而因祸得福,这也是冥冥之中注定的。

  岳少俊睁开眼,看床前站着小翠和一位绝色少女,只是自己并不认识,不由讶然道:「小翠,这位姑娘是谁?恽小姐呢?」

  小翠「噗哧」一声笑道:「岳相公真是骑驴找驴,你要找我们家小姐,这不就是吗?」

  恽慧君娇靥微红,娇声道:「岳相公见谅,家父怕小妹行走江湖遭宵小暗算,所以命小妹戴上面具,以减少无谓麻烦,所以一直未以真面目示相公。」

  岳少俊这才恍然大悟,原来恽慧君是戴了面具,忙道:「原来恽小姐是戴了面具,在下倒真是有眼不识泰山。」

  小翠「噗哧」一声娇笑道:「我说你们啦,一个满口「相公」、一个满口「小姐」的,听着多彆扭啊。」岳少俊、恽慧君两人不由脸都是一红。

  恽慧君落落大方道:「小翠所言极是,岳相公,你年岁比我大,那我叫你岳大哥,好吗?」

  岳少俊俊面微红道:「这有什幺不好?那我就托大叫你一声慧君妹妹了。」

  小翠娇笑道:「哥哥妹妹,这才显得亲热吗?」她在旁边煽风点火。

  恽慧君饶是再大方也不禁羞得满脸通红,娇啐道:「小翠,你在这里嚼什幺舌根?」

  小翠娇笑一声道:「好,我不再这里碍眼了,我去弄点夜宵来。」说着,扭着腰出了门。她的这句「碍眼」,又让两人红了脸。

  恽慧君用手掠了掠鬓髮道:「岳大哥,真辛苦你了。」

  岳少俊笑道:「你还跟我客气什幺?」

  恽慧君接着问道:「竺姑娘呢,她怎幺没跟你在一起?」

  岳少俊看她神色如常,知道她是真的已经没有了似乎妒忌之心,于是答道:「她去找她娘,但是我怀疑她出了事……」当下将自己的怀疑说了一遍。

  恽慧君皱着眉头道:「如此说来,果然有些不妥。」然后转颜道:「大哥别担心,明天稟明我娘,我陪大哥一起去找她。」

  岳少俊感激地道:「你真好。」

  恽慧君幽幽道:「你和竺姑娘认识在先,我不会怪你。」岳少俊正待伸手去握她的手,蓦地听见脚步声走近,忙又缩回了手。

  只见小翠端着食盒走入,在桌上放好杯筷,从食盒中端出四五盘菜餚和一个银壶,大概是酒了,一起在桌上摆好,看了一眼两人,娇笑道:「看来我来的不是时候。」

  恽慧君娇嗔道:「你这丫头今天是怎幺啦?尽嚼舌头根。」小翠吐吐舌头,不敢再说,请岳少俊和恽慧君坐过来。小翠手执银壶,替两人面前斟满了酒。

  恽慧君举起酒杯,幽幽的道:「岳大哥,我不会喝酒,我敬你。」只轻轻的沾了下唇。岳少俊看着她举杯的玉手,纤纤如笋,白腻如玉,不由得看呆了,拿起酒杯,竟然忘了喝酒。恽慧君粉脸一红,低低的道:「你怎幺不喝酒呢?」

  岳少俊哦了一声,如梦初醒,忙道:「我喝,我喝。」一口把酒喝乾了。小翠看得好笑,但又不敢笑出声来,急忙捧着银壶,给他又斟满了酒。岳少俊举杯道:「方纔是妹妹敬我的,现在我该敬你了。」说完,又待举杯喝去。

  恽慧君道:「岳大哥,你吃些菜再喝呢。」小翠忍不住「噗哧」笑出声来。
  恽慧君粉脸一红,说道:「你笑什幺?」
  小翠道:「小姐和岳相公敬来敬去,真是相敬如宾。」

  恽慧君听得脸上更红,娇嗔道:「你嚼什幺舌根?你不懂就不会少说几句?」一面红着脸回头道:「岳大哥请用菜了。」

  岳少俊是灯下看美人,越看越觉得这位妹妹娇柔动人,连吃在嘴里的酒菜,都不知是什幺味道了。小翠站在一旁,替他斟酒,几乎是酒到杯乾,一小壶酒,转眼就喝完了,他一张俊脸,也红馥馥的更显得星目有光,玉面生春,俊美得使少女心动。

  恽慧君挥挥手,对小翠道:「你下去休息吧,这里用不着你了。」小翠强忍住笑,低声应是,放下酒壶,带门出去,岳少俊却知道她决不会走远。恽慧君心头暗骂道:「鬼丫头,回头看我怎幺收拾你?」她定定心神,望向岳少俊,看他正定定地望着自己,不由羞意大盛,螓首低垂,然后娇声道:「岳大哥,自从在渡口见过你之后,小妹一直很想念你,但是发生了这幺多事,难有今天这种机会。慧君不是世俗女子,今天也顾不得羞了,妹妹愿伴随大哥一辈子,你不会笑妹妹癡心吧?」 她说到最后几个字,几乎和蚊子叫一般。

  岳少俊虽然早知道她的心意,但听她不顾矜持地吐露出她的心声来,大为感动,伸过手去握住了她一双柔荑,点头道:「慧君妹妹,你真是在下的红粉知已,我怎幺会笑你呢?」

  恽慧君任由他握着双手,一双秋水为神的凤目,只是望着他,低低地道:「岳大哥,小妹不是醋娘子,只要你心里有我,我就满足了。」她说着说着,忽然纵体入怀,一下扑入岳少俊的怀里。

  岳少俊轻轻抱住她娇躯,听她说得真情流露,心头更是感动,再加她幽幽诉说,吐气如兰,使人听得如醉如癡,双手不由得愈抱愈紧,口中说道:「妹妹,哥哥永远也不会辜负你的一片真情。」

  「真的?」恽慧君不觉仰起头来,她一双水汪汪的秀目刚好和他两只含蕴了无限情意的目光相接,他一颗头已经缓缓地低垂下来。她没有把头别开,那是在等着他。四目投注,渐渐接近了,她两片樱唇上,印上了一张炽热的嘴唇,也有了甜蜜的吸吮。她心头小鹿不住地狂跳,几乎快窒息了。只觉一个人轻飘飘的,全身都酥软了,若不是岳少俊紧紧抱住她的娇躯,她几乎要瘫下去。

  酒为色之媒,岳少俊刚才喝了不少酒,此刻美女在怀,只觉一股热气从丹田升上来,慾念陡生。他抱着恽慧君上了床,便动手去解她的衣裙。恽慧君心中早已千肯万肯,故意扭动着身子,彷彿在配合似的,很快就被脱得一丝不挂,饱满雪白的玉乳赤裸在空气中,不停的颤动,粉红小巧的乳头已站立挺起;小腹平坦光滑,阴毛细长捲曲,修长的双腿垂在石桌下微微张开,露出迷人的嫩穴。

  岳少俊望着少女鲜嫩的肉体,忍不住吞嚥下口水,抓住丰润的乳房揉捏着,低头吸住了小巧的乳头。恽慧君战慄着发出一声娇呼,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迅疾传遍全身,大脑一阵眩晕,眼冒金星,手足酸麻。岳少俊抚摸着少女柔嫩的肌肤,舌头舔着乳头,在乳晕上画圈。

  恽慧君紧闭着双眼,秀脸涨得通红,粉臀轻轻摇摆,阴户酸涨不已,淫水溢出嫩穴流在桌面上。岳少俊一面玩弄着玉乳,一面伸手探入两腿之间,摸弄着充血的阴唇,轻捏肿涨的阴蒂,恽慧君扭动着身体,娇喘连连,淫水像小溪一样往下直流。这时恽慧君禁地大开,岳少俊趁她不注意,突然分开她的双腿,他要细细欣赏这个桃花源洞。

  「啊……不来了……你不要看嘛……」她娇羞地叫着,岳少俊伸出舌尖,吻上了她的玉户。

  「哥……不能……这样……我受不住啊……」恽慧君狂了,小腰扭摆了起来。「啊」的一声,突然惊叫了起来,玉体在不停颤抖,原来玉户上的小玉片被岳少俊给吸住了,而且不停地吮舔着。

  恽慧君大叫道:「哎呀……哥……不行呀……这要……这要人……人……人家命了……唔……难过嘛……快……快……快点儿……放开……啊……放……开……」岳少俊仍旧狂吮着。

  「快……哎呀……你会要了妹妹我的命……啊……」恽慧君一阵紧张,双腿夹紧臀部猛挺,最后她终于瘫痪了,小玉户流出了淫水,岳少俊被她的浪态,挑逗得慾火上升,飞快地脱去衣服,挺着大龟头抵住在洞口上摩擦着。

  「哎呀……好……痛……哟……」痛字才将出口,下体一阵刺痛。

  「啊……哥……痛呀……轻点儿……」岳少俊把腰一挺,她立刻感到身体要裂开似的,其痛难忍,叫道:「呀……好狠心哟……哥……痛……痛……死我了……」恽慧君额上的冷汗直流,一张垫在屁股上的白绸,满滴血滴。

  岳少俊一阵快感,为了使她不太痛苦,所以暂停了下来,连忙用手去抹恽慧君的额角,怜惜的说:「痛得厉害吗?」

  恽慧君道:「还问呢,痛死人了。」
  「现在呢?」

  「现在有好一点了。」说完之后,还送了岳少俊一个媚眼,岳少俊看了就轻轻地动了几下,宝贝头头顶到了穴心。

  「啊……哥……酸死了……哥哥……你弄的我……好乐……哎呀……真舒服……嗯嗯……我受不了啦……」

  「啊……俊哥……好哥哥……不要再……再磨了……我实在受不了……」

  「嗯……好妹妹……让你止止……痒吧……」

  「嗯……俊哥哥……这……这才够意思……嗯……好舒服……嗯嗯……哼……唔……唔……」

  「嗯……唔……好妹妹……你真可爱……你的小穴……又紧……又滑润……嗯嗯……太好了……」岳少俊挺着宝贝磨转着,她扭动了一下臀部。她不由得「哼」了一声,双手不由地搂紧岳少俊的身体,屁股动了动。

  她有些难受地说:「哼……唔……」岳少俊便猛插了几下,她急喘了一口气。突然,恽慧君一阵颤抖,口中叫道:「哎呀……哥……妹妹完了……」然后就一动也不动了。岳少俊不忍她太累,便抱着她睡着了,但他的大宝贝也没抽出来,就让恽慧君的阴唇含住了。

  过了一会儿,岳少俊感到恽慧君在缓缓而动了,她的阴户在一摆一摆的,让龟头在穴眼上磨呀磨的。才磨了几十下,大宝贝头烫得酥麻酥麻、酥麻酥麻的,恽慧君忍不住的磨得更是火速了。

  「啊……嗯……唔……」她浪哼了起来:「唔……哥……唔……嗯……哼……人家……人……家……」欲言又止。

  「什幺……人家……人家的……」

  「人家……人家……忍不住……忍不住嘛……好哥哥……我要……我要嘛……」恽慧君的小穴痒得实在难以忍受,也顾不得羞耻,翻身伏在岳少俊身上,两手拨开玉户,抓住宝贝就往里套,套动七八下,龟头只进去一半。

  「嗯……好哥哥……这……这才够意思……嗯嗯……好痛快……好舒服……嗯嗯……唷唷……」等到大宝贝被淫水浸湿了,这才滑润了些,此时恽慧君将粉臀一压,不停地套动起来。

  「啊……痛……」创痕未复,但她咬牙忍着。
  「哥……顶一下嘛……」岳少俊知道她已浪到极点,这时才轻轻一顶。

  「啊……哥……好舒畅哟……」嘴里哼着,小屁股也随着下压,大宝贝已慢慢向里滑:「唔……唷……顶得妹妹好爽快啊……」在大龟头触及玉户底部时,她颤抖声叫着。躺在下面的岳少俊,静静地欣赏着她的浪态。她浪叫道:「哥……我要动……快动……」

  岳少俊这才挺了起来,她便往下套动着。大宝贝塞得阴户满满的,阵阵的酥麻传来。岳少俊为了增加她的快感,用手捏着她的乳头揉弄着,这使她更痒到心里,下面的小穴也被引得一缩一放,一放一缩地咬着,小屁股不由得扭摆起来,还不时的左右摆着,直乐的她哼道:「啊……大宝贝哥哥……嗯……好舒服……嗯……美死我了……好哥哥……唷……唔唔……」

  阴户含住大宝贝不停的翻进翻出,花心吻得龟头酥酥麻麻的,好不快感,岳少俊也叫道:「慧君妹妹……我好舒服……重一点吧……」两个人叫在一起,也浪成一团。

  恽慧君娇喘嘘嘘道:「哥……妹妹……就要……哎呀……」恽慧君紧张了,全身用力猛套着,雪白的小屁股快速下压。

  岳少俊道:「慧君妹妹,要丢了吗?」

  「嗯……嗯……就要……丢了……嗯……啊……不行了……小穴丢了呀……」她禁不住心里的骚痒,猛然的狂洩了。她连忙抱住岳少俊,全身一阵颤抖。但是岳少俊这时却在紧要关头,可是她停了,于是岳少俊连忙一翻身,就狠狠的干起来了。

  「哎呀……好狠呀……」大宝贝落得好快,抽得好高,恽慧君喘着说:「嗯……哥哥……嗯嗯嗯……不要顶了……唔……妹妹……受不了啦……」

  岳少俊如此狠狠的干了百来下,恽慧君又叫道:「哎呀……快顶……小穴又出水了……」岳少俊的大宝贝实在插得她太舒服了,阴精再度猛流,使她通体舒畅抖颤。岳少俊感到龟头一阵酥麻,突然小穴在收缩着,紧吮着大宝贝头子,这种滋味使他难以忍受,急忙顶着花心,急速抽插,「噗噗噗」,一股阳精刺刺直射花心。

  恽慧君猛惊叫道:「哎……唷……唔……嗯……哥……射死我了……啊……真爽快……」随即她又是一阵颤抖。两个人都瘫痪了,休息了一会儿,岳少俊道:「舒服吗?」

  她微笑的点点头,紧紧搂抱住岳少俊,然后问道:「哥,你呢?」
  岳少俊笑道:「妹妹是舒服,哥哥可还没有了呢?」

  恽慧君这时也发现了尚在自己小穴中的宝贝又硬挺如钢,蠢蠢欲动,不由急道:「岳大哥,小妹真的不行了,你放开我,让我去叫小翠来。」

  岳少俊笑道:「叫小翠不用下去了,她已经听戏听了好久啦。」

  恽慧君恍然大悟,朝门外叫道:「死丫头还不滚进来。」门外走进一人,不是小翠是谁,只是满脸通红,娇羞不已。

  小翠进得屋来,低声解释道:「我不是存心来偷听,我……」
  恽慧君也是满脸通红,闻言道:「你不用解释了,快脱了衣服上床吧。」

  小翠虽然羞涩无比,但是心头却是万分喜悦,虽然面上是羞答答的,但是手底下的动作却是蛮快的。只见她身形娇小,小巧的乳房微微隆起,上缀尖细的乳头,肌肤娇嫩,耻丘上稀稀拉拉长着几跟毛,白嫩光洁的阴户完全裸露着,如一颗水蜜桃般诱人。

  恽慧君早已让出战场,岳少俊把小翠双手抱到床上。小翠自动把赤裸的娇躯,面天仰卧,两条雪白细嫩的玉腿微微分开。岳少俊站在床前,看着这个一丝不挂,赤身露体的娇娃。小翠粉脸赤红,秀目流波,见岳少俊直挺了宝贝,站在床前直看自己,不由地樱嘴一抿,一笑轻声说道:「公子爷,快上床吧。」

  岳少俊翻身上床,小翠舒伸玉臂,把岳少俊环颈搂住,把他重压在自己身上,把嫩舌塞进岳少俊嘴里。岳少俊挺起的宝贝,刚巧插进小翠玉腿中间,小翠玉腿一挟,把宝贝夹在胯间。岳少俊哼了一声,说道:「小翠,你把两腿分开。」小翠「哦」一声,立即将玉腿伸得像大字般的分开。

  岳少俊一手摸进小翠胯间,用手指轻轻拨开阴唇,食指塞进阴道里,里里外外的挖弄着。岳少俊先在阴道口挖弄撩拨,擦磨阴道沿的一颗阴核。小翠柔腰抖颤,粉股急摆,嘴里一阵婉声娇啼,阴道淫水泊泊流下。突然间,小翠玉腿向里一夹,玉股上挺,一阵晃动,一手把岳少俊挺起的宝贝紧紧捏住,阴道里像缺堤洪水似的涌出一股淫水。

  岳少俊宝贝被小翠那只软绵绵的玉手紧紧握住,刺激得慾火加剧。他跃身跨上小翠赤裸的娇躯,挺起的宝贝,对準了小翠的桃花源洞塞进去。小翠又是一阵娇啼,她说道:「公子爷,你轻点,小翠下面小得紧呀,哎呀,痛死我啦。」

  在小翠声声呼痛之时,「滋」的一声,宝贝已随着润滑的粘液,塞进了小翠的阴道里。小翠芳龄十八,初经人道,蓬门初开之时感到一阵激痛。岳少俊一手搂住小翠粉颈,张嘴吻她的嘴唇,一手搓磨捏弄着结实浑圆的少女玉乳,他的宝贝猛力抽送,火辣辣的龟头,点点撞进花心。小翠玉股掀动,哼叫声音不已,宝贝塞进阴道底处,小翠一阵肤裂肉裂般的激痛,当抽出来时,混身酸麻酥痒,才稍稍鬆了一口气。

  岳少俊火辣辣的宝贝,一阵子的急抽狂送,阴道四周的肉膜,已是淫液淋淋,滑润润的,伸缩自如。突然间,小翠玉臂把岳少俊紧紧搂住,柔腰抖颤,玉股急扭,顶住了岳少俊塞入她阴户里的宝贝。岳少俊陡然感到小翠的娇躯一阵抖颤,宝贝已被阴道肉膜紧紧吸住,一股热溜溜的淫水,烫得龟头一阵火热。

  小翠玉掌紧贴在岳少俊的臀部,娇喘绵绵地说道:「公子,你玉棒在小翠洞里,先不要动,歇一下再玩好吗?」岳少俊亦感到有些累,就伏在小翠赤裸的胴体上,一根火辣辣的肉棍,像生了根似的插在小翠阴道里。

  小翠初度尝到情慾的真正快感,少女的热情洋溢,纤手捧了岳少俊的脸,一阵雨落似的狂吻。岳少俊吮吻着她的粉脸儿,说道:「小翠,我的宝贝还没有出来,怪难受的。」

  小翠媚笑着说:「公子你别慌,让我先休息一会。」
  岳少俊道:「那好,呆会就要你来动。」

  休息一会,岳少俊拔出宝贝,仰天躺下,一根火辣辣的宝贝,已像根旗桿似的直竖着。小翠羞涩地按照岳少俊的指点,扭摆赤裸裸的娇躯,翘起玉腿,跨在岳少俊腰下,玉腿左右尽量拨开,又用纤指剥开自己阴唇,阴唇中细缝一道,顿时成了一个肉洞,把岳少俊挺起的粗硬宝贝,「滋」的一声,塞进阴道。

  小翠摆动娇躯玉股,顿时也跟着抽动起来。小翠玉股往下一坐时,火辣辣的龟头,尽根插进深处,点点打在花心,撩起一股迷情不自禁的娇相。赤裸的娇躯,一起一坐,晃摆之际,胴体的的每一块都在抖动。岳少俊一手抚摸她细嫩的玉腿,另一手,捉住她盈盈一握的白嫩肉脚儿,细细的端摩玩弄。

  小翠玉股香臀坐下之际,岳少俊也将腰一挺,火辣辣的龟头头,撞上了花心。一股殷殷微红的淫水,从小翠的胯间肉洞里,丝丝不绝的渗下来。岳少俊的阴毛上,胯臀间,溅得一片淋漓。岳少俊用被褥垫在背后,把身子微微躺起,见小翠套着自己宝贝的阴户,活像一只小嘴,红红的阴唇,一翻一塞之际,正如樱口二片嘴唇。

  小翠正加醉似癡,激情销魂之时,见到岳少俊看着自己的下体,粉脸儿一阵赤红,媚态横溢,娇喘微微的说道:「好哥哥,这样子你感到舒服吗?小翠下面又痒了,又要出水啦。」说到这里,玉臀摆动,一阵子的猛套急抽。

  岳少俊已感週身酥麻,下身小腹处,隐隐地撩起一股异样的快感,正像有东西,要从宝贝里面涌出来一样。岳少俊混身酸痒澈骨,小腹急挺。就在这时,小翠亦一声婉啼娇嘌,凝嫩如雪的玉体,和身向岳少俊扑上。小翠玉臂紧握了岳少俊头项,粉腿挟紧,将阴户朝他的下面凑过来。

  这时,恽慧君缓过劲来,淫慾又起。她从背后抱住岳少俊,举起粉嫩的大腿,湿淋淋的阴户摩擦着岳少俊的屁股,弄得宝玉的屁股也湿湿的,沾满了淫液:「俊哥哥……妹妹的小穴又痒了……哼……我受不了……我还要哥哥的大肉棒……」

  岳少俊刚要将宝贝从小翠的嫩穴里拔出来,小翠拚命搂着他大叫:「不要……不要拔出来……哦……小翠也要大宝贝……」

  岳少俊左右为难,他灵机一动,叫恽慧君躺下,然后将怀里的小翠垒在上面,两只诱人的嫩穴一上一下并列着,他压住主婢俩,挺起大宝贝对準小翠的玉洞,一插到底。

  「啊……」小翠发出一声痛苦中带着欢愉的喊叫,花心一阵痉挛,差点晕厥过去。很快,她就被干得浪叫不已。岳少俊在小翠的小穴里抽插一阵,又拔出来直捣恽慧君的肉洞,如此这般轮流猛操主婢二人,那根金枪在玉洞内左冲右突,上下迴旋,干得恽慧君娇躯颤抖,颠狂不已,小翠扭腰送臀,淫声连连,乳波臀浪,此起彼伏。

  最后,岳少俊的手也紧按了小翠的粉臀,龟头顶住花心,阳精「突突」地直往阴道里射了进去。小翠也收缩阴道,像小孩子吸奶似的,将岳少俊的龟头一阵吸吮。歇了一会儿,岳少俊从阴道里抽出宝贝,见阴毛已是湿淋淋的一片,小翠赤裸着白嫩的娇躯,不穿衣服就跳脱下床去,拿了布巾,把岳少俊的宝贝,仔细揩擦乾净,然后又替自己和恽慧君擦净身子。

  恽慧君和小翠同时娇声道:「俊哥哥,时候不早了,我们睡吧。」二女说毕,一前一后,把岳少俊紧紧搂进她门的酥胸玉怀里。三个赤裸的男女交腿叠股,甜蜜的睡去。


  次日醒来,已是太阳老高,三人大吃一惊,急忙起身穿衣洗涑,然后去见恽夫人,恽夫人看了三人一眼,微歎了口气,岳少俊三人都是满脸通红,心内暗暗吃惊。恽夫人歎了口气道:「年轻人怎幺不知道爱惜自己的身体?」

  岳少俊满脸通红地道:「都是我不好,我不该……」

  恽夫人转颜道:「我并不是怪你们,你们情投意合,我心里也很高兴,但是你们得注意自己的身体。」三人同声应是,恽慧君把要去找竺秋兰的事情趁机说了。恽夫人点头道:「嗯,果然有些不妥,不过你们还是今天好好休息一下,明天一早再上路吧。」

  三人点头答应,岳少俊先告辞出来,他知道母女间总是有些话说。果然待岳少俊走了之后,恽夫人望着恽慧君道:「丫头,你好不知羞。」说这话的时候,恽夫人的脸也有些红。

  恽慧君红着脸道:「娘是怎幺知道的?」

  恽夫人笑道:「你叫得那幺大声,还怕别人不知道?我真替你害羞。」恽慧君和小翠都满脸通红,恽夫人接着红着脸道:「你们一共来了几次?」

  恽慧君低声道:「只怕加起来有七、八次。」
  恽夫人讶然道:「这幺多次?」
  小翠不解地道:「夫人是什幺意思?」

  恽夫人红着脸道:「这是说你们找了一个好夫君,以后闺房之中不会失望了。」说着又道:「还好你爹不在,要是让他知道,非气死不可。」恽慧君和小翠都红着脸,不作声。恽夫人接着道:「你们今晚不可再去找他?」

  恽慧君不解道:「为什幺,娘?」

  恽夫人解释道:「傻丫头,女孩子第一次都是要吃些苦头的,你们昨晚一定受创甚重,一定要好好修养,否则对你们自身极为有害。」她接着又给二女讲了一些相关知识,二女自然脸红心热地细心听、用心记,虽然有些羞人答答,但更多的则是初为人妇的甜蜜。

  晚餐时,一家人吃得正高兴,岳少俊站起来,正要给恽慧君敬酒,突然身子一阵摇晃,酒杯也掉在地上,「啪」的一声,摔得粉碎,而岳少俊一个人也往后倒去。事出突然,将众人吓了一跳,小翠和恽慧君就坐在岳少俊两边,两人将岳少俊抱住,却发现岳少俊早已昏迷不省人事。

  恽慧君只觉他身子热得烫手,侧脸看去,他脸色也红得异样,双目紧闭,呼吸急促已是奄奄一息,不由大吃一惊,一时全身打颤,尖叫道:「娘,他……」眼角泪水夺眶而出。

  恽夫人听得心头一紧,急忙站了起来,问道:「俊儿怎幺了?」

  恽慧君双手抱着岳少俊,流着泪道:「他伤得很重,已经昏迷过去了,娘,你看怎幺办?」

  恽夫人眼看女儿这副模样,忙安慰道:「孩子,先别着急。」当下由恽慧君,小翠两人,抱着岳少俊,送入跨院卧室,放到床上。恽夫人取出淮扬派治伤圣药「八宝紫玉丹」,轻轻拨开岳少俊牙关,用温水调好,压住舌根,灌了下去,一面回头吩咐道:「小翠,你快要恽义去一趟甘泉山,去请易二老爷子来一趟,愈快愈好。」小翠答应一声,转身急步走了出去。


    警告: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,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!
    WARNING: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,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-Years-Old !
    页面更新.